校园动态
和考古学家一起论证曹操墓
科学与人文系类讲座“风雨高陵”昨日开讲
发布时间:2019-04-02 09:47:34 来源: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 848

哈工大(深圳)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宣(刘波 刘先凤/文 刘先凤 黄红宇 胡慧聪/图)2019年4月1日晚,著名考古学家唐际根教授为校区师生带来题为“风雨高陵——曹操墓的发现、发掘与论证 ”的精彩演讲。哈工大(深圳)人文与社会科学学院院长、历史学家吕宗力教授主持了此次讲座活动。120个座位的大教室里座无虚席,很多同学站在过道上听讲。

自2009年曹操墓认定以来,关于墓主人身份的争论一直是各界关注的热点。时至今日,争论仍在持续中。在讲座中,全程参与曹操墓考古发掘活动的唐际根教授根据考古出土的实物材料以及文献的相关记载,系统地讲述了认定“曹操墓”的科学理由,并回应了对于“曹操墓”的众多质疑。

唐教授首先为我们讲解了考古实物材料与文献的关系。为什么说这就是曹操墓?把考古实物材料得到的墓主人的线索和文献里得到的曹操线索放在一块看,非常吻合。在中国历史上,能够如此吻合的,特别是生前是“魏王”,死后叫“魏武王”,8个月后,又叫魏武帝,而且有头疾的,只有一个人,历史上找不出第二个人来,因此可以认定这个墓就是曹操墓。

全世界通行的考古学原则是实物证据优于文献证据(考古发掘出来的东西即使暂时不能解释,首先必须承认它)。实物证据必须是相互关联的,不能孤立看待和使用“证据”(即使是曹操墓出土了印章,也要与墓葬时代一并使用),考古学称之为组合,单条证据的质疑不等于否定全部证据。文献证据要去伪存真。在曹操墓里,《三国演义》不能为据。

关于被质疑最多的墓中出土的石碑真假问题,唐教授从文字的结构、书体、用法、以及文字内容都要经受时代风格、典章制度、组合关系检验等方面为我们做了讲解。比如说文字内容与出土文物的组合关系要经得检验,文字记录中有镜台、砚台等字样,墓中则发现了铁镜、书案等实物;另外石牌所刻文字内容要符合当时的典章制度。而皮壳、土垢、水垢等,尤其是考古地层关系是无法造假。事实上,参与现场的所有考古学家回来以后没有一个质疑的。

关于石牌里有简体字,也是被质疑较多的问题:汉代的墓葬怎么可能有简体字呢?唐教授说,这其实是一个一般公众都有的知识盲点。大家想当然地认为,简体字都是1949年以后造出来的,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我们现在用的简体字,除了窗帘的“帘”字是较晚公布的,其他所有的字古代就有了,文字改革委员会只是把它们整理出来重新公布,也就是说,这些简体字古代就有。

有同学在提问环节问道,为什么不采用科学技术手段分析研究出土实物,如做热释光、DNA检测。唐教授回答说,不是不可以做,也可以做。但热释光有很大的误差,我们根据文物所得到的年代,已经精确到超过热释光。另外出土的曹操头骨价值很高,做DNA破坏了很可惜。同时,DNA检测所要求的样本已经很难提取,即便提取了DNA也没有合适的样本作比对,和现在所谓的曹操后人比对吗?会更不靠谱。

通过科学的论证和讲解,唐教授告诫我们:质疑别人前要做足功课;要质疑“质疑”,不要跟风,不要轻信;要鉴别错误质疑和不相干的质疑;希望大家重证据,勿纠缠。这才是一种科学的态度。

讲座结束后,吕宗力教授代表人文学院向唐际根教授赠送了讲座纪念礼物。唐际根教授表示,很高兴有这么多的同学来听讲座,希望大家有收获,尤其要学会科学严谨的质疑精神和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