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南方plus:林毅夫:实现高质量发展,有效市场、有为政府缺一不可
发布时间:2020-11-25 16:04:54 1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要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为何要提出高质量发展、怎样的发展才算高质量发展、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等话题备受外界关注。

微信图片_20201125160536.jpg

论坛现场

在哈工大(深圳)22日举行的深圳高质量发展与结构创新研讨会上,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分析与解答。

在林毅夫看来,高质量发展必须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这五个方面协同发展,缺一不可。而要实现此目标,从新结构经济性的角度来讲,最好的方式是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这两只手共同引导企业和支持企业,按照各个地区、产业的特性,沿着比较优势的基本原则来发展经济。

为何提出高质量发展?

微信图片_20201125160539.jpg

论坛现场

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

“在刚刚召开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当中,再去强调发展是第一要务,发展是硬道理,这一点我想对深圳,以及在中国的每一个人都有非常深刻的体会。因为在40多年前,深圳是一个小渔村,中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林毅夫说,而经过40多年的发展,深圳从小渔村变成了一个世界大型的、引领型的工业城市以及科技创新城市。从各种研究看,到2025年时,中国人均GDP有望超过12535美元的门槛,变成一个高收入国家。

为什么要提出“高质量发展”?林毅夫表示,这主要是因为“我们现在面临的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他表示,我国过去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的需求和落后的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但经过40多年的发展,社会矛盾已经变成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不断需求,“美好生活的需求就不只是量的问题了,是关系到质的问题。量还是要需要增加,但人们更重视的是质的提高。”在他看来,高质量发展不只是“十四五”时期的主题,未来发展也必须一直坚持。

怎样的发展算高质量发展?

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缺一不可

怎样的发展才是高质量发展?林毅夫说,他个人的体会是必须按照新发展理念来推动发展,而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是新发展理念的五个主要内涵,“(要实现)高质量的发展必须在这五方面同时达到。”

“创新的发展和过去最大的一个差异是,过去的发展很多要靠要素投入的增加、生产规模的扩大取得,而创新发展则必须是效率、质量的不断提高,这就必须有不断的在技术、生产、营销等各个方面的新的创新。”林毅夫指出,在发展的过程中必须解决城乡之间、地区之间的差距,而且发展必须是可持续的、走绿色的道路,“这样的发展一方面必须利用国内、国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同时也可以把发展带来的好处和世界上其他国家共享。”

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按比较优势来发展

在林毅夫看来,要想在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方面不顾此失彼,从新经济学角度来看,一方面必须要按照各个地方的比较优势来发展经济,另一方面同时必须发挥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这两只手的作用。

如何才能按照比较优势来发展及创新?林毅夫从追赶型、领先型、转进型、弯道超车型等几类产业进行分析。

他说,追赶型产业中国和发达国家都有,但前者比较优势在中低端,附加值较低,后者比较优势则在中高端,附加值较高。对于这类产业或企业,林毅夫建议可以利用“后来者优势”,“因为和发达国家的同一个产业的技术差距,让我们有可能以引进消化吸收的方式来取得技术创新。”林毅夫表示,引进除了购买更好的设备外,也可以购买专利,后续和国外具有高技术的企业进行合资生产,“以引进消化吸收为主,当然不代表我们不需要进行自主研发,自主的研发里有不少是在实用型技术上的研发,你要把研发的技术结合我们当地的情形来进行改进。”

微信图片_20201125160545.jpg

论坛现场

领先型产业,因为技术水平在世界上最领先,存在比较优势。林毅夫说,在深圳就存在不少这样的企业,比如华为的手机、5G,大疆的无人机,“这样的产业新技术基本上不可能从国外取得,那就只能靠自己研究和发明,获得新技术。”

有一类产业,随着要素积累、资本越来越丰富、供给水平越来越高,失掉过去的比较优势,尤其是劳动力密集型的加工业。林毅夫说,这类产业必须转型,一部分可以向“微笑曲线”两端攀升,在“微笑曲线”底端的加工部分,要转移或退出。对于转进型产业,大部分的研发在新产品设计上,可以根据在各个地方的情形,来决定怎么按照比较优势来进行技术创新。

对于那种产品技术研发周期短、人力资本需求高的的弯道超车型产业,和发达国家比有也有比较优势,“这方面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所谓独角兽,成立不到十年、还没上市、市场估值已经超过10亿。”林毅夫说。

如何实现高质量发展?

有效市场、有为政府要共同作用

林毅夫认为,要让按照比较优势进行创新的概念,变成企业家的自发选择,必须要有有效的市场,“通过市场竞争,才能提供一个准确的价格信号,来看哪种产业是符合比较优势的,哪些可能是要失掉比较优势的,以及同样在有比较优势的产业当中,哪些有比较大的市场前景。也要靠市场竞争来你追我赶,激发改进技术、营销方式,获得更大利润的动力。”

同时,在有效市场中,还要发挥有为政府的作用。“因为在经济发展、创新的过程中,市场失灵是必然的。”林毅夫说,政府除了要给创新者激励外,还要提供基础科研支撑,此外很多基础设施以及制度安排也必须根据新产业、新技术的需要,不断完善。

林毅夫表示,如果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两只手”共同引导企业和支持企业,按照各个地区、各个产业的特性,沿着比较优势的基本原则来发展经济。那么到2025年时,中国人均GDP应该可以迈过12535美元的门槛,变成一个高收入经济体。到2049年时,把中国建设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在这个过程中,深圳作为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一定会像过去这40年一样,不断开创新的经验,为中国的发展作出深圳的贡献。”


原文链接:

https://static.nfapp.southcn.com/content/202011/23/c4334524.html?colID=null&appversion=7010&firstColID=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