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报道
中国教育报:深圳:乘着教育的翅膀腾飞
发布时间:2020-08-26 10:13:02 来源:中国教育报 45

4_353070_b.jpg

深圳着力将一流科创资源变为一流育人资源,用创新教育培育更多点亮特区未来的明日之星。图为深圳福田区中学生在教师指导下做探究性实验。

轰隆巨响,硝烟腾起,深圳蛇口工业区“开山第一炮”如同春雷,吹响深圳经济特区破路前行号角。《纽约时报》当时惊叹:“中国大变革的指针正轰然鸣响。”

蛇口工业区是中国改革开放第一支“试管”。站在蛇口滩涂的建设工地上,蛇口工业区创始人袁庚的话掷地有声:“再苦不能苦孩子!”育才学校校舍是蛇口最先矗立的楼房,当时蛇口指挥部还设在简陋的工棚里。1980年8月26日,深圳特区成立。40年来,保障教育优先发展一以贯之。近5年,深圳财政性教育投入2800亿元,年均增长20%,总量、增幅均居全省第一。

蛇口建设者最先将最好的建筑给了学校,也把敢为天下先的蛇口精神火炬传给了教育。育才集团作为深圳经济特区兴办的首个全学段教育集团,勇于“吃螃蟹”,成为首所对外开放企业子弟学校、最早开设“课程超市”的学校、首家成立党委的集团化学校。

40年来,深圳教育奋勇向前、勇立潮头,完成了从农村教育到城市教育,再到现代化教育的历史性跨越,助推深圳从追赶时代到引领时代。过往成就因何而得?未来道路如何开拓?答案就是改革、开放、创新。深圳教育解放思想、敢闯敢试,勇当试验平台,向改革要动力、要发展;深圳教育开放交流、开门办学,作为重要窗口,以开放引资源、聚合力;深圳教育先行先试、创新引领,敢做探路先锋,凭创新谋未来、当示范。

从敢闯敢试到善行善治的改革先锋

1981年,深圳福田区红岭中学一座7000多平方米的大楼从设计图纸到大楼封顶,仅用不到两个月。该校提前3个月完工,成为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后第一所建成的公办中学。一位内地大学校长在参观时深有感触:“我校1万平方米的图书馆盖了整整10年,这里10万平方米的校舍用了不到半年,真是天壤之别啊!”

“如果传统路径无法解决困难,有人可能就放弃了。但深圳人上下而求索,左右寻突破,有一点希望就去争取、尝试。正因如此,深圳才能用足用好国家给的政策红利,把一个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深圳市委教育工委书记、市教育局局长陈秋明介绍说,唯改革者破路领航,深圳教育敢闯敢试,学前教育、基础教育历经普及、规范、优质均衡等发展阶段,高教、职教、特教相继实现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跨越。

 深圳特区成立后,数以十万计怀揣梦想的人奔涌而来。而深圳教育底子薄弱,1979年,深圳普通中学、小学分别只有24所、238所。随着适龄儿童骤增,学位供不应求,一些学生只得挤在走廊听课。那时,深圳经济已冲上“引进外资、实行市场经济为主”发展快车道,而教育仍以计划机制为主。新建学校迫在眉睫,而按传统的计划机制,三五年也未必能完成浩大的学校基建工程。深圳大学原校长章必功曾将市场经济的深圳经济、计划经济的深圳教育,分别比作“火车”“马车”。马车追着火车赶,但差距越拉越大。

教育如何在市场与计划之中求得更优方案?1983年初春,深圳主要领导要求打破学校基建旧机制,探索实施规划、选址、征地、搬迁、设计、施工六统一的新机制。6个月,深圳建成12所中小学。深圳还直面教育在结构等六方面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不适应问题,明确教育必须与特区经济同步发展。

一道铁丝网曾将深圳分为经济特区和宝安县。上世纪80年代,宝安县中小学80%的校舍是松杂木结构。1984年,宝安小学、初中毕业生升学率分别为65.9%、34.6%。光靠县级政府统包统管的管理体制,短期内难以破解教育基础薄弱问题。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深圳等全国很多地区陷入教育经费不足、乡村教育薄弱、教师待遇不高等发展困境。变则通。宝安县向改革要发展,探索出分级办学、分级管理,很快形成县、镇、村等多方集资办教育的新局面。全县教育经费增长了2.6倍,80%的中小学校舍从砖瓦平房改建为新楼房。

在实现农村教育向城市教育的转型后,上世纪90年代,深圳提出并践行“教育适度超前发展”,努力做到教育发展优先规划、教育投入优先安排、学校用地优先保障、教育人才优先引进、教师待遇优先落实等“六个优先”。深圳市龙岗区龙城高中校长马锐雄当时作为来深工作的大学毕业生,就受惠于教师工资翻番、教师申请住房加分等优惠政策。爱才聚才、人尽其才,深圳“科教兴市”“人才强市”战略开花结果,创建教育强市、促进教育现代化驶上快车道。2004年,深圳教育创造了第一个教育强镇、第一个教育强区、第一个教育强市等全省5个第一。

进入新世纪后,由于镇街、村居财力不同,投入不均影响了教育均衡发展。自2005年以来,深圳紧紧抓住教育公平、特色发展等关键词,改革基础教育投入、管理体制,努力办好每一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学生。龙岗等区逐步实现了全区学校教育投入、设备配置、师资配备等“五统一”,全市义务教育公办学校标准化率很快达到100%,教育一体化发展水平不断提升。深圳还改造升级原村办小学,全市63%的义务教育学位提供给非本市户籍学生。深圳教育正视最弱处、改在最难处,学位攻坚战取得重大突破,如今中小学、幼儿园数量比特区成立之初增长了801%。

2010年,深圳成为国家首批教育综合改革试点城市后,更注重用好改革这个传家宝,推进教育内涵发展。“进了屋内像欧洲,出了屋外像非洲”,曾是深圳南山区南北差异的生动比喻。零敲碎打的改革难以破解系统性矛盾,怎么办?深圳南山区政协副主席、区教育局局长刘根平说,自2013年以来,南山注重改革系统集成,在补短板中强优势。该区创新办学机制,在北部片区高起点筹建南外科华学校等新学校,增量优质;通过集团、联盟、结对帮扶等方式以强带弱,存量提质;借力信息化、新科技等变量,助推学校在不同赛道争创一流。如今,南山南北教育比翼齐飞。

党的十八大以来,改革进入深水区,传统路径已难以解决深层次的矛盾与问题。深圳不但先行先试,更注重善行善试,推动教育发展动力、效率、质量变革。陈秋明介绍,深圳教育谋划推出一批创造型、引领型改革项目,凸显改革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深圳相继入选全国首批中小学教育质量综合评价、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等改革试验区,持续推进民办教育分类、中小学校长职级制等改革,高校人事制度和技能人才培养方式等改革在国内示范引领,改革的“乘数效应”越放越大,人民群众的教育获得感越来越强。

从引才引智到跨界融合的开放窗口

在近日发布的2020软科世界大学学术排名中,深圳大学世界排名为263。深圳大学在泰晤士高等教育等世界年轻大学排行榜中,均位居内地高校第二。一所建校才37年的大学是如何快速崛起的?博采众长,高起点建设是重要原因。1983年,深圳就引进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等知名高校,对口援建深圳大学。其中,清华大学主要援建建筑、电子学科,北京大学主要援建中文、外语类学科。

深圳高等教育底子一穷二白。1979年,深圳不但没有一所高校,连中学能升入大专以上的人数,直到1980年才实现零的突破。如何快速筑巢引凤,补上高层次科技研发人才等短板?深圳拿出了“当掉裤子也要把深大建起来”的气魄新建高校,还相继与北大、清华等14个国家、地区的66所知名高校携手,引入知名高校办学、合作举办特色学院等。

“深圳作为教育后发达地区,要实现从追赶到赶超的跨越式发展,就必须在开放引进、兼容并蓄的基础上,逐步走向自主发展。”陈秋明表示,深圳立足于本地教育不同发展阶段实际和需求,积极从国内外广泛引进人才、教育品牌、办学模式等优质教育资源,并积极发挥教育开放交流重要窗口作用。

深圳的引进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而是注重为我所用。“我们是先做好顶层设计,弄清楚引进什么、怎么引进,然后再缺啥补啥地精准引进。”深圳市教育局副局长许建领举例说,在2013年3月出台的《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快特色学院建设发展的意见》中,深圳明确了需求、专业、开放导向,要求特色学院学科专业设置与人才培养、经济社会发展及市场需求相匹配。

为给特色学院引入国内外一流“玩家”,《意见》专门设置了门槛,境内大学应居全国综合排名前30名或专业排名前5名,境外大学应居全球综合排名前100名或专业排名前20名。

“我们引入的高校并不是校本部在深圳的复制版,而是学校所长与深圳所需的定制版。同时我们鼓励把深圳校区当作学校改革试验田。”许建领强调说,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就紧瞄深圳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在信息与人工智能、新材料、先进制造等领域集中发力,错位发展。

院士等专家来校做科普,39位博士、研究员等担任学校科学导师……作为一所引入国家级科研机构资源的公办学校,南山区中科院深圳先进院实验学校依托中科先进院丰厚的科研资源,着力打造“科学+特色”。南山区还投入600万元,在该校建造6间高端科学实验室,并与周边学校共享。

“教育不但要做好系统内的开放交流,打造好内循环,还要与周边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创新企业深入合作、协同育人,打造好外循环。”陈秋明表示,深圳引导各学校开门办学,将深圳一流科创等资源变为一流育人资源。

南非南方实验集团(Southern LABS)是南非着力打造的职业院校领头羊,该校创始人带队到全球知名职业院校取经。他们前两站去了德国和加拿大,深圳和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是第三站。作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职教中心全球联系中心之一,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携手华为等领军企业,努力共建共享中国职业教育新标准、模式,现已与32个国家和地区的160所院校、机构建立了交流合作关系。

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正越开越大,深圳教育置于“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大格局中,正以更大的力度“引进来”和“走出去”,奏起教育交响乐。深圳师生在外学习交流时努力讲好中国故事,将中国的新时代、新思想、新作为传递给世界。目前,深圳与数十个国家建立了不同形式的教育交流合作关系,400多所中小学与国外学校建立友好关系。

从跟随模仿到先行示范的创新尖兵

前不久,美国麻省理工学院95后博士生曹原第二次以第一作者身份,一天两登《自然》杂志。曹原中小学均就读于深圳福田区。更多“后浪”奔涌而至。近日,经过激烈角逐,有10件作品将代表广东参加“互联网+”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萌芽赛道全国总决赛,其中5件出自深圳中学生。

早在1997年,福田区就学习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着力推进创新教育。福田区委教育工委书记、区教育局局长田洪明表示,该区中小学联合科大讯飞等创新企业、科研院所打造造梦空间,开办丰富多彩的科创课程、活动。

创新是引领深圳从中国硅谷冲向世界新硅谷的第一动力。近年来,深圳打出遴选开发创新教育“好课程”、探究性小课题申报评审、校企共建创新体验中心等组合拳,着力将全市百万名中小学生培养成拔尖创新人才后备军。

创新的教育不但培育出创新的人才,更助推深圳教育攻坚克难、转危为机。面对土地紧缺、人口暴增等挑战,如果按传统教育发展模式,深圳教育“天花板”明显。怎么办?陈秋明给出了深圳教育的答案:“其命维新。谁在创新上先行一步,谁就能在变局中首开新局。”山重水复疑无路时,深圳教育正是靠创新,一次次突破困境,由“跟跑”“并跑”向“领跑”转变。

自特区成立以来,深圳就在全国课程改革等教育教学创新浪潮中勇当“弄潮儿”,从大力推广现代教学手段,走向课程、评价制度改革。2001年,南山区入选广东省唯一的首批国家级课改实验区,10多年持续深耕,相继以综合课程、选修课程、转变教学方式、未来课堂作为创新突破口。正是由于深圳在课程改革、智慧教育等方面持续创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深圳交出一份在线教学的高质量“答卷”,入选普通高中新课程新教材实施国家级示范区、国家级信息化教学实验区。

正是依靠创新,深圳职业教育在近乎空白的基础上变道超车。上世纪80年代,很多职业院校计划办学色彩浓厚,统一招生、分配。而由于深圳市内企业较早拥有用人自主权,深圳职业院校在创办之初就将计划培养改为市场驱动,将劳动市场需求状况作为专业开办指挥棒。当时,原深圳电子学校等职校还和深圳市邮电局等企事业单位合作,联合开办专业,强化实践性教学。随着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深圳开始创办深圳职业技术学院等高职院校。上世纪90年代,深职院就在借鉴新加坡等地先进经验的基础上,在校内建设工业中心,将企业生产经营环节引入学校,让学生在做中学、学中做。

正由于很快跨越了相对低效的计划办学阶段,深圳职业院校在校企协同育人的快车道上高歌猛进。本世纪初,“深职院模式”“宝安职校模式”等深圳职业教育新范式就享誉全国。高原之上再攀高峰。近年来,深职院推动每个专业群联姻华为等领军企业,通过“九个共同”,政校行企四方联动、产学研用立体推进,共建特色产业学院,双元育人模式享誉全球。正由于深职院等深圳31所职业院校校企精准对接、精准育人,该市中、高职毕业生就业率超过98%。

创新助力深圳创造了很多改革开放的代表作。但在本世纪初,深圳曾因高水平大学少等短板,致使“深圳制造”向“深圳创造”升级缺乏源头活水。

之前,新建高校要先从专科教育办起,至少需要22年才能申报博士点。按旧地图创建高水平大学,深圳高新产业等不起。创出新路,势在必行。市委书记、市长亲自担任高等教育改革发展领导小组组长,市财政全力保障高等教育经费,举全市之力高起点创建南方科技大学等高校。

基层首创和改革红利之间良性互动,帮深圳创出高等教育洼地起高楼的光辉篇章。深圳充分借鉴、吸取新兴高校的发展经验、失误教训,在做顶层设计、规划方案时就帮新建高校积累经验、绕过弯路。深圳还打出选聘一流校长、支持办学机制创新等组合拳。同时,深圳积极争取各方支持,用好用足国家“放管服”改革所释放的政策红利,本硕博同时起步。南方科技大学仅用6年时间,就成功构建本硕博人才培养体系,蝉联泰晤士高等教育全球年轻大学中国内地第一。

深圳高等教育变道超车成绩单令人瞩目。深圳现有15所高校,它们用“拓荒牛”的精神在招生、现代大学治理等方面锐意创新,“631”综合评价录取模式、“预聘—长聘”制等探索已被多地学习借鉴。

高水平大学作为“人才聚宝盆”,正将人才第一资源转为创新第一动力。深圳现已建设11个诺贝尔奖科学家实验室,其中9个由高校牵头建设。更多高水平实验室正在深圳光明区蓄势待发。中山大学深圳校区首批师生近日正式入驻光明科学城。教育的“一马当先”正带动更多创新主体“万马奔腾”,将科教之光集聚成深圳的光明。